主页引领和改善 好读、好用又流行:十九世纪的「人皮装帧书」 >
贾伯斯可动式纪念人形上市,高12吋、要价100美元

好读、好用又流行:十九世纪的「人皮装帧书」


   2020-07-02

234人看过

相信每位医师对于行医生涯第一次经手或是少见的病例,都会有特别「珍藏」的方式:例如做成个案在医学会议中报告;或是引经据典,整理好之后,投稿于专业期刊等。我也不例外,身为外科医师,我为处理过的所有手术纪录留下副本,藉以提醒自己减少手术中的失误,创造患者最大的福利。

我的作法不是特例,收藏自己在行医过程中的纪录, 大概是人之常情,但以下谈到某些医师的收藏嗜好,就令人不敢恭维。

骨瘦如材的莱奇

故事开始在一八六八年七月十五日,二十八岁的年轻女性,名叫玛莉.莱奇(Mary Lych)住进了费城一家救济院,也就是后来的费城总院(Philadelphia General Hospital),原因是罹患了当时流行的肺结核。

莱奇的主治医师是威廉.博茨福德(William Botsford),一位二十四岁的年轻医师,去年刚从杰弗逊医学院(Jefferson Medical College)毕业,而另一位照顾她的医师是二十三岁的约翰.斯托克顿.霍夫(John Stockton Hough),资历更浅,几个月前才从费城某医学院毕业。

莱奇住进医院时状况不是很好,不仅断断续续地发烧,身子也比较虚弱, 家属为了帮她补充营养,带来一些猪肉及香肠製品,希望她食用后能儘快恢复,不过这些东西变成了她的「催命符」。

一八六九年一月十六日,在医院住了半年左右的莱奇,不堪病魔摧残而逝世。身体瘦弱的她,死时身高虽有五呎二吋(约一百五十七公分),但是体重只有六十磅(约二十七公斤),看得出肺结核如何慢慢地蹂躏着她。

这样如「纸片人」的样子激起霍夫医师的兴趣,于是他对莱奇的遗体做了仔细的解剖,真的有了意想不到的发现。

他在莱奇体内发现了一些钙化的囊包,证实她也遭受「旋毛虫」(Trichinella spiralis)的感染,解释了她在死时不只有肺结核造成的营养不良,旋毛虫也贡献了一部分原因。霍夫医师将莱奇死后解剖的病因生理学发现,投稿于《美国医学科学杂誌》(American Journal of Medical Science),同年四月被刊登出来。

莱奇体内的旋毛虫

旋毛虫是线虫动物门毛形科的一种寄生虫,几乎全世界都看得到牠的足迹,可以寄生于啮齿类动物,例如猪、熊的身上,进而进入人体,也因为牠常藏身于生猪肉中,因而被暱称为「猪肉虫」。其幼虫寄生于动物的横纹肌中,成虫可以寄生于宿主的肠道。其生活史通常如下:宿主吞食含有活旋毛虫囊包的肉,数小时之后,幼虫在小肠中自囊中逸出,侵入肠黏膜,二十四小时后又回到肠腔,二日内发育到性成熟阶段。经过交配,雄虫大多由肠道排出,雌虫则继续成长,钻入肠黏膜淋巴结。五天之后,雌虫开始产出幼虫,寿命在宿主体内可达两个月。

幼虫可以经由淋巴管、血管进入体循环,散布到全身,在宿主的横纹肌肉里长大。由于虫体刺激身体反应产生囊包,而幼虫可在此囊包内发育,在七至八週后成熟。受到感染的人类会有发冷、发热、头痛以及肌肉痠痛的现象,因此不易与其他感染区分清楚。

莱奇体内有旋毛虫,应该是家人送来的生猪肉製品惹的祸。旋毛虫目前没有自地球绝迹,国际上仍偶有零星传染出现,只要是可以食用猪肉的国家,在不注意烹调的因素下,都有病例发生。

莱奇死后葬于费城总院的慈善墓地上,但确切日期及其他有关葬礼的情形并没有出现在历史档案中。直到一八八七年,也就是她死后近二十年左右,大家才知道她的遗体除了被解剖,又受到另一种不寻常的待遇。

人皮书

原来霍克医师喜欢收藏线装书,手上有很多相关的医学典籍。在他死后,这些难得的收藏都被捐给费城的图书馆。其中有三本十六世纪到十七世纪有关女性生殖、健康、疾病诊断的教科书封底,他叙述了如何保存这些书的美观及完整。

原来在一八八七年六月,霍夫医师利用自己保存了二十年,也就是当初解剖莱奇之后剥下来的部分皮肤,鞣製成皮革,将上述三本书重新装帧,使它们到今日依然保持得相当完整。

霍克医师虽然以Mary. L. 隐匿了莱奇的全名,但是依据封底叙述的皮肤拥有者的病情,再对照费城市政府的旧档案,历史学家查出了这是谁的皮肤。

看完上述的故事,可能有些读者觉得很可怕,或许也认为霍夫医师很残忍,甚至变态,但这样的行为在当时是稀鬆平常的,与我蒐集自己每次手术的副本一样。这样的书称为「人皮装帧书」(Anthropodermic bibliopegy),意即用人类的皮肤做为书的封面。此习俗从中古世纪欧洲就已经开始,许多十九世纪的医师喜欢用这种方法来包装自己收藏的教科书,甚至自己的着作。例如美国医师约瑟夫.莱迪(Joseph Leidy),这位在费城执教四十年的人体解剖学外科医师,在一八六一年出版了一本教科书《基础人体解剖专着》(An Elementary Treatise on Human Anatomy),就是利用某位在南北战争中死亡的不知名战士的皮肤包装。

再说说其他领域的人皮装帧书,例如法国十九世纪有名的天文学家卡米伊.弗拉马利翁(Camille Flammarion),收到一位女性爱慕者捐赠的皮肤,他用来装帧《天空的世界》(Les terres du ciel)这本书。而哈佛图书馆有一本十七世纪的西班牙法律书,其书皮由一位名为乔纳斯.赖特(Jonas Wright)的人所提供。据使用他皮肤的朋友在封底所言,他不幸在非洲的Wavuma部落(在今日的辛巴威)被活活剥皮而死。

世界着名图书馆目前大概有近百本用人皮装帧而保存下来的书籍,每本书的故事都很有可看性,其中我觉得最有趣的是一八三七年出版的一本人物传记,主角是当时有名的江洋大盗詹姆斯.艾伦(James Allen,化名George Walton)。 他在死前口述了自己的一生,完成了这本书,并交代用自己的皮肤来装帧。根据艾伦的遗愿,这本书送给了约翰.芬诺(John Fenno),用以表彰对他的尊敬,因为他不畏艾伦的抢劫,奋勇抵抗,受到枪伤,但警方也因此才逮捕逍遥法外多时的艾伦。

从以上的故事看来,西方世界对生死议题似乎比我们开放一些,人皮可以用于装帧书,再加上以前我写过的「木乃伊入药」「死人的脂肪可以治痛风」、被砍头的囚犯的血,沾麵包吃能治病」等,虽然很多方法都是迷信,甚至噁心,但证明了西方人对大体还抱有利用其「剩余价值」的想法,您说是吧?

书籍介绍

《胖病毒、人皮书、水蛭蒐集人:医疗现场的46个震撼奇想》,时报出版
.透过以上连结购书,《关键评论网》由此所得将全数捐赠儿福联盟。

作者:苏上豪

医学随着时代进步,许多今日的诊疗知识,往往是某个时代的创新理论;许多划时代的医疗相关工具、药物,都历经辛苦的尝试与改良过程。而这样漫长的过度期中,多少医师可能做了错误的结论;多少病患因此在痛苦中饱受煎熬,最后失去了宝贵的生命。

谁是医学史上的英雄,谁又是疯子?还是有人两者兼具?

苏上豪医师写下46篇精采绝伦的医疗史故事,实实在在有血、有泪,在诙谐幽默的文字中,深入了解故事背后的真谛,一窥丰富史料中的惊人发现。

好读、好用又流行:十九世纪的「人皮装帧书」

相关文章推荐

MORE ARTICLES